一起读网

第八章 肠断不知心绪乱

作者: 幕帘 更新时间:2014-01-06 21:03:39 字数: 2701

看到半夏自若的样子,尴尬的反而是苏淮。

哈哈——!

苏是国姓,这丫头竟然不知道!?真是奇女子。

“没怎么。”苏淮干咳两声掩饰自己的尴尬,“只是我们家,家大业大,全归我弟弟,他怕我抢走这些,所以……”

“所以给你下毒?”半夏愣住了,她很快否定自己的想法。

“对。”苏淮一个字打乱了半夏所有的认知。

“怎么会?”半夏脱口而出,惊异的看着苏淮。

苏淮苦笑,不再和她多说,示意她施针。

半夏蹲下来用针刺他的手指,挤出了几滴血滴在白绢上,对着烛火仔细观察。

而倚在塌上的苏淮则默默看着眼前的女孩,带着意味不明的温柔。

“我需要时间。”烛火映衬下女孩的脸微红,半晌她挥了挥手中的白绢说道。

苏淮朝她挥挥手,“回去歇息吧,我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半夏想问琉璃好多问题,但又觉得不妥,于是决定绝口不提,没想到回去之后琉璃早已睡去。

觉得有些累的半夏不再计较自己的伙伴没有等她,躺在自己的床上很快也睡着了。

寝殿中,亦青在半夏走后才进去,对苏淮说:“主子,按计划走吗?”

“不了,再等等。”软塌上的男人脱去华袍,只留一身贴身单衣,遣走亦青,他便也躺回床上。

天刚亮,半夏就没了睡意,起床洗漱之后就继续研究白绢上的血迹,直到中午都没看出端倪。

“沈姑娘,王爷叫您去一趟。”门口的家丁传话。

半夏应了一声,就跟着家丁去了后花园。

楚王府的花园规模不小,并且布局讲究,是苏淮得意之作,可半夏看都不看一眼,目不斜视的走到苏淮面前。

苏淮见此状有些好奇,问:“沈姑娘,旁人都觉得我的园子布局精巧,没有不赞叹的,你怎么一路走来都不看一眼?”

“再好看也是假的。”半夏直截了当,“秦风,你叫我来有什么事?”

男人不禁惊讶,尊卑观竟在这丫头的脑海里这么模糊,她在自己面前不仅不表现出恭敬,反而有些不屑。这让他并不觉得她讨厌,反而觉得很有意思。

“就是邀你赏园子。”苏淮不再拐弯抹角,他想也许自己试着和她一样直接,这样才能得到她的认同。

没想到得到的是半夏一个白眼,“假的有什么好看”,这是半夏扭头就走的理由。

半夏走后苏淮一言不发,身旁的亦青道:“主子,她是不是太放肆了……”

苏淮哈哈一笑:“好极!本王觉得越来越有趣了,本王想留她在身边……”

乾元十六年,一个重要的时期,当今天子已年满二十三,正是出宫的年纪。

天子巡边。

大越皇家的传统,目的让皇帝知道自己的领地,给邻国以威慑。

本来是意料之中的事,却让苏淮这个楚王显得焦虑。掐指算一下,天子亲临楚地的时间应该是深秋了吧!而此时是春末夏初,楚王的焦虑来的有些早了。

整个冬天,苏淮的毒尚未被半夏解除,但是身体明显比以前硬朗了不少。

“药还是要按时喝。”半夏替他诊脉后,坐在案前反复斟酌修改药方。

“这个冬天过的比以往都舒坦,半夏,多亏有你。”苏淮起身活动了几下肩膀。

“那就不要再让我提醒。”半夏递给他药方,“记得……”

“我知道,按时喝药。”苏淮抢先一步说出来,半夏想说的正是这句,听完她也笑了。

亦青站在寝殿门口,看着殿内发生的一切,不由得感慨——一个冬天的相处终于让半夏不再那么可以与王爷保持距离了,俩人彼此熟悉了,苏淮从不在她面前以王爷身份自居,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向来是笑着的……

不得不说,她改变了他不少。

“知道就好。”半夏收拾好药箱,准备走的时候被苏淮拉住,苏淮难得一见的狡黠一笑:“我带你去个地方。”

苏淮走到一条小径前,小径直通山上。

“来这儿干嘛?”半夏不解。

“跟着就行。”苏淮走上小径,半夏不得不跟着他。

一个时辰后,苏淮停下脚步,在他身后,是一片开得正盛的桃花。

“整个春天你都在忙我的事,错过了赏花,现在我补给你。”苏淮说完,看到半夏眼中的动容。

“半夏。”苏淮道:“嫁给我为妻吧!我会照顾你一辈子。”

半夏的笑容却凝固了……

“半夏,等你长大,就嫁给我为妻吧!这样我就可以照顾你一辈子了……”泽漆抱着她,从她六岁那年起,泽漆每年都会对她说一遍,她不懂其中的含义,总是懵懵懂懂的满口答应。

她下意识握紧脖子上的檀木牌,冷着脸后退了好多步。

泽漆、师父、白术……一幕幕又一次浮现在眼前,苏淮勾起了她不好的回忆,那段她竭力压在心底的、血腥的回忆,那段本应只在午夜梦回时想起的记忆。

“不、不!”半夏仿佛再次看到了泽漆被包围在人潮中,浑身是血的对她说:“活下去!”

“不!”

陷入回忆的半夏变的癫狂,眼神涣散,终于口吐一口鲜血倒了下去。

苏淮一把接住她,抱她在怀里,沉默许久,直到看见桃花上殷红的血迹,才意识到一切刚刚发生。

苏淮抱起失去意识的少女,急匆匆跑回了王府,大夫过来把脉,说她是一时急火攻心,才会这样。

苏淮的表情变得难以捉摸,究竟她想起什么,才会这么绝望?

“你醒了。”苏淮看到面无血色的半夏睁开眼,连忙坐在她身旁。

“都怪我,府上伙食太差,才让你这么瘦弱,走几步都能晕倒……”他随便编着理由,对一天前发生的事情绝口不提。

半夏感觉浑身不舒服,才不愿意去回想昨天的事。苏淮见半夏没精打彩,清楚自己留在这儿也没意义,拜托琉璃照顾她,然后就匆匆离开了。

琉璃也不知道为何半夏昨日会发狂,但是苏淮再三叮嘱她什么都不要问,她才忍住。

喂了半夏一些清粥,又扶她躺下,半夏一言不发,琉璃也识趣的没说话,等她睡了,琉璃就静候一旁。

苏淮不再提起婚事,半夏也从不说她那日想起了什么。除了这个禁忌的话题,其余一切安好。

苏淮平日里多数时间都不在王府,半夏从不关心这个,她坐在案前翻看各种医书,可是对苏淮的症状都没有记载。

这究竟是什么毒?

除了脉象异常,平时什么也看不出来,可是中毒者会感到不定时的疼痛和头晕,而这些都在慢慢消磨中毒者的精力。

半夏合起医书,揉揉发涩的双眼。再看下去可能依然无解,她想想,决定去园子里走走。

此时正是盛夏,蝉鸣不绝,阳光也正刺眼。在外面站了片刻的半夏一时兴起,轻盈的爬上树去纳凉。虽然这园子是人工布置的,但好在一草一木都是货真价实的。

感觉暂时可以融入自然的半夏又找回了儿时的感觉,心情无比舒畅,一时竟不知树下的男人已经站了很久。

“秦风!?”半夏才发现苏淮的存在后脱口而出,苏淮见她看到自己,便展露出温柔的笑容。

一时间半夏觉得伤感,她不知道为何自己又想起泽漆,不过经过上次的事,她已经有了良好的心里准备,她强迫自己不要再想过去的事情,这一招也算有效,类似的事情没有再发生过。

她回以苏淮浅笑,笑中带着些许苦涩。

可能意识到自己这样太失态了,在俗世生活的这些年,她多少也知道女性中像她和琉璃这样不顾形象的是少数中的少数。

仪态端庄,才是多数女性的表现。

苏淮在场,不知道此时该不该下来的半夏面露难色。

苏淮以为她下不来,还煞有介事的对她说:“放心跳,我接着你。”

这个画面在她心中定格了好多年,很久很久以后,当她回想这一切,觉得陌生而又遥远,以致于她甚至不能确定是不是真实发生过的。

作者的话

大神,我想对你说…点击按钮,写出你的观点

合作伙伴:
一起读网言情小说网免费言情磨铁幻想小说悬疑小说站南派三叔官网苏珊米勒中文网新浪原创腾讯文学网易读书搜狐原创小说小说阅读网幻侠小说网凤凰网原创蔡骏的悬疑世界啃卷中文网杏猫网

一起读手机版关于我们奖励计划 联系我们返回首页

Copyright © 2011-2012 17rea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70457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495 | 京ICP备1201133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