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读网

第七章 林家震怒

作者: 村里人 更新时间:2014-01-06 21:41:33 字数: 3719

“老板,饶命啊老板,当天,叶晨是真的被闪电给劈了啊,我拿我的脑袋做担保,并且那天也还有那么多兄弟在现场,我怎么敢欺骗你啊老板,饶命啊老板!”电话里传来惶恐的声音。

林震天暴怒着,摔砸着眼前可以看到的一切,大厅门口站着四个西装革领带着墨镜的大汉,微微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生怕在此刻触弄到了老板的霉头。

“少废话。查,彻查,我要看看那杂碎,到底哪来的胆子丢下我女儿不管,从你们这些废物的眼皮子底下,偷跑去第二医院实施手术,我要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大活人,被闪电劈了之后还能够跑到第二医院实施手术。如果在有任何差错,如果我发现你们胆敢欺骗与隐瞒我,我要你们全部都去死……”林震天咆哮完这句话后,将手机恶狠狠的摔向门口,并对着门口的保镖们说道,“你们,去两个人去叶家,给我打探清楚叶晨那狗杂种是不是回去了,他母亲是不是刚做完手术,因为什么做手术,在哪一天。查不清楚,我把你们全扔江里去喂鱼。”

“是,老板!”两个个子稍矮点的黑衣保镖立刻领命,走出了大厅,似乎早想离开这是非之地一般。

也难怪林震天会暴怒,要知道林家千金,可是林家真正的千金,林家真正的宝贝掌上明珠。那天,陈医生接手手术之后,也不知道是因为技术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手术没能彻底成功。为什么说手术没能彻底成功呢,林家千金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

有人就要问了,既然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那么,就应该是手术成功了啊,为什么还叫做没有彻底成功呢?那就是因为,尽管林家千金已经从之前的危险中脱离了出来,摆脱了那随时可能致命的危害,但是,却也在没可能如正常人般的生活了。

那是当然,植物人,尽管命是保住了,但是这样跟没救治有什么区别?林震天要的不是活死人,不是毫无知觉的活死人。

只从二十年前她妈妈因为难产而逝去后,林静就成为了林震天心尖尖上的一块肉,真正的捧在手里怕化了,含在嘴里怕融了,是林家公认的宝贝。林震天能不暴怒吗,自己夫人唯一留给自己的牵挂,自己唯一的骨肉,并且也是自己的开心果,给林家带来了多少的欢乐。

所以林震天也痛恨叶晨,只要一想到叶晨那杂碎居然敢丢下自己的女儿逃跑,居然敢在手术的前一刻跑的别的医院去实施手术,只要一想到自己女儿现在毫无知觉的躺在病床上,他就恨不得把这次事件中所有有关联的人都剁碎了去喂鱼。

自那次手术后,陈医生就消失不见了,他的家族,家庭在海川市的工作生意等也开始处处碰壁,被人捣乱砸场,合作商拒绝继续合作,甚至银行也都开始催讨贷款,警察等公勤人员也是经常因为这或那处处寻找他们的麻烦。

似乎在海川有一股暗流,在操控着什么,在处处打压针对着他们。其实,陈医生去哪里,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些什么,大家伙都心知肚明,大家都懂,但是,谁又会因此而说些什么呢,谁又因此敢说些什么呢。

毕竟林家,是海川市的庞然大物,掌控着海川市几乎一半的经济命脉,黑白两道,谁敢对林家说三道四,并且尽管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是也毕竟林家没有将之拿到台面上来操作,也没那么明目张胆的独裁,所以,也没有谁为了这么个微乎其微的小人物铤而走险,甚至幸灾乐祸的亦不在少数,这就是人性,这就是现实,不是么。

庭院中,一个露天的游泳场,;林震天半躺在沙滩椅上,面前站立着十几个黑衣大汉。

“说吧,怎么个情况?”林震天说到。

“老板,我们已经查清楚了。”左手边第一个大汉说到,瞧那模样,应该是个头目或者队长之类的。“叶晨是在给小姐手术前接了个电话偷偷离开的……”

“少废话。”林震天打断了他的话。

“是是是,老板。是那天,叶晨接到他助理打过来的电话,说是他母亲被车撞了,急需他赶过去做开颅手术,他从洗手间跳窗逃跑的。至于被雷电劈中,老板,你要相信我啊,我们好多个兄弟都在场,我们亲眼所见他被雷电给劈中了的啊,车前面的挡风玻璃都全部破碎了,当时他身上还冒着黑烟,我们真的亲眼所见啊老板,饶命,饶命老板。”说到最后,那头目甚至都跪下来了,整个人趴在地上,祈求着林震天的饶恕。

“少废话,犯了错,就得接受惩罚,把他带下去处理掉。”林震天怒道。

立刻,从走廊又过来两个彪悍黑衣人,一人架起那头目一边胳膊,像拖死狗一样拖拽着像外走去,那头目挣扎着哀求着,整个院子中回荡着哀嚎声。

“你们几个,马上去给我查,看那天的肇事者司机是谁,我不管他是谁,在哪里,我不希望他还能够停留在这个世界上。还有那给叶晨打电话的助理,也一并处理掉,然后再将叶晨和他母亲带到我这里来,我要他完好无损的到达我面前,我要亲手撕碎了他去喂狗。”林震天暴躁如雷的在那里咆哮着。

“老板,那个打电话的助理,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了,姓钟,川丰市钟家的千金,你看需要怎么处理?至于那司机,已经在号子里了,我们马上将他处理掉。”其中一个黑衣保镖接话道。

“川丰市钟家?我们在川丰市和他们还有生意上的往来,在川丰市,我们还需要他们的帮助。该死的,在惹到我,我早晚将姓钟的连根拔起。行了行了,那钟家千金就先不要不动,你们先去处理那整个事件的始涌者。”林震天又开始在那里咆哮,“还不快滚?还需不需要我教你们怎么做?如果这次在出了偏差,刚才那个王八蛋就是你们最好的榜样!快滚!”

“是,是……”看着那盛怒的林震天,保镖们忙惶恐的连声应合着,连滚带爬的跑出了庭院。

在说叶晨,从昏迷中醒来,已经是一整天以后的事了,在这昏迷的时间段中,他一直睡得很安详。那天,一天经历的事情,几乎可以说是自己这些年来情绪最为大起大落的时刻,从被逼赶鸭子上架准备手术,在到接到晴天霹雳的噩耗,从慌不择路夺车而逃,到道路逃亡危险飙车,,从滑稽的被闪电劈中,到万幸的灵魂夺舍成功,从初次为母亲手术时的信心满满,到遇到无法攻克的难点时的万念俱灰,从修真法门中抓捕的一丁点窍门希望,到最后的手术的成功。

叶晨这一天的经历可以说是步步惊心,峰回路转,如果不是救母的执念一直支撑着他,叶晨早就垮了,要是一般的人,经过这些事情的折磨,又有几个能够像叶晨那般,坚持着将手术完美的结束呢。

所以,手术结束后,叶晨晕倒了,放松了一直紧绷着的神经,放下了一切的执念,就那样昏迷在了那柔软而有温暖的枕头上,最少,在当时,叶晨是那样以为的。

“早上好”

“早上好”

这是已经是叶晨昏迷后的第三天了,母亲也早已醒来,精神状况等各方面好的根本就不像是刚完成手术的病人,如果一切正常,甚至这个礼拜内就可以出院了。能不正常吗 ,能不好吗,要知道,叶晨可是在手术的过程中,为他母亲渡入了天地间最为本源最为纯粹的灵气,用仙气改造滋养大脑,在这个世俗的世界来说,是一件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啊,是多大的奢侈与不敢想象啊。

恢复过来的叶晨,也开始了他自己正常而又不正常的生活。就像以前一样,医院,家,工作,休息。而不正常的地方呢,就是因为接触了修真,叶晨整个人的面貌气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整个人整天看上去,散发出一股股莫名的光彩,整个人显得和以前完全不一样,透露哦出一股神秘而又令人亲近的神情,整个人也是整天神采奕奕,工作生活,更加得心应手。

在晚上休息时,总是能够进去梦境中,重复着那修真者之前经历的种种,总是将自己代替进去,按照以前的成长经历,按照他以前的修炼方式按部就班的修炼着,只不过是角色发生了转变,现在是叶晨,按照着他的修炼之法,感悟体验修炼着,并且一切,都是叶晨在夜晚躺下时,进入内府之后自主的进行着,并且也因为是在重复以前的过程,所以叶晨修炼起来也是事半功倍,也因为境界的保留,叶晨的修炼,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水到渠成。

叶晨来到医院,热情的和同事们打着招呼,同事们也认清的回应着,甚至一些花痴小护士们,在叶晨走过去后欣喜若狂的在哪里惊呼着,受宠若惊般的炫耀着“你看你看,叶医生,主动跟我说话了诶,他还对我笑,好MAN呐,肯定对人家有意思,要是是人家男朋友,多好好啊……”值班护士小何脸犯桃花,捧着双手在那里欢呼。

“去去去,叶医生哪里是在对你笑,明明是在对我笑,你看他那眼神,你看他那神情,啊,受不了,他要是我男朋友,哪怕是一年,不不不,哪怕是一天,我都心满意足了。”小简也是双眼冒着红心,在那里幻想着。

叶晨来到了办公室,坐下,随手拿起一本书在那里翻看着,回想起那天经历,就感觉一阵阵后怕,“也不知道钟助理怎么样了,我那天那样对她,会不会显得很无礼?头痛,女孩子啊,算了,等会给她打个电话,请她吃顿饭先吧。”叶晨正在那胡思乱想着。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请进!”叶晨应道,“会是谁呢?”

门打开了,走进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年轻小伙,他进门后,还将脑袋伸出门外,左右观望下了,又将门给关上,然后还反锁了,显得鬼鬼祟祟的。这是陈海清,一个和叶晨从同一所大学毕业的同学,平时,他俩也走的挺近的。

“小陈子,你干嘛呢这是,鬼鬼祟祟的,不是家里河东狮吼又发飙了吧?”叶晨好气又好笑的打趣道。

“去去去,没心情跟你开玩笑。”只见陈海清的脸庞带着丝丝惶恐,额头微微冒着汗水,眼神透漏出点点惊慌。“叶晨,你听说了吗,昨天,监狱里死了一个人,是被人用绳子给勒死的。”

“我才刚回来,我哪里知道,在说了,这件事,和你又有什么关系,用得着你这么惊慌吗?”叶晨没好气的应道。

“你先听我说,你要是知道那人是谁,你就不会那么想了。”陈海清缓了一口气,继续说道,“那人就是那天因酒后驾车而撞到了阿姨的那个肇事者司机。”

作者的话

大神,我想对你说…点击按钮,写出你的观点

合作伙伴:
一起读网言情小说网免费言情磨铁幻想小说悬疑小说站南派三叔官网苏珊米勒中文网新浪原创腾讯文学网易读书搜狐原创小说小说阅读网幻侠小说网凤凰网原创蔡骏的悬疑世界啃卷中文网杏猫网

一起读手机版关于我们奖励计划 联系我们返回首页

Copyright © 2011-2012 17rea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70457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495 | 京ICP备1201133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