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读网

第二章 自尊算个屁

作者: 惊泓颜 更新时间:2014-12-05 16:19:04 字数: 2987


暗塬淅的耳力绝佳,这话,清晰地随着微风送入了他的耳里,要是平常,这样多嘴多舌,不分尊卑,胆敢不知死活地挑衅他的权威和尊严,哼,在他面前,早就已经没有了任何活路,只是,今天,他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再去应付,甩了甩头,继续向前跑开了。

陶芷草草地捡起了那几件散落的衣物,那是给母亲带的换洗衣服,看来一会儿得重洗一下了,掉在地上,都沾了灰尘,盯着那几张鲜红的钞票,她有点纠结。

到底是捡,还是不捡?

保温瓶还得再重新买,母亲这个常年病妇,绝对离不了这个东西;光是这次的住院费,就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他们家已经穷得叮当响。

哎,捡起来吧,至少给母亲添个新的保温瓶之后,还能有所剩余。

可是,心里仍然有另外一个声音,告诉她,不能捡! 这钱是那个臭男人扔的,臭男人的钱,绝对不能要!她不能这么没有自尊!

哼,自尊算个屁呀,在生存面前,自尊就是多余的奢侈品!

天人交战,可是医院里来来往往路过的病人医生护士等,却像看神经病病人一样,复杂的望着她。

不远处,甚至还有一个负责在医院清扫垃圾的清洁阿姨,朝着这边走过来了。如果她再不捡起那几百块钱的,相信她一转身,还是会有别人过来,立马就喜滋滋地捡走的。

与其这样,还不如,她先捡起来,等给母亲买了新的保温瓶,剩下的钱,她再找合适的机会,看能不能还给那个傲慢无礼的臭男人。虽然他脾气臭了些,脸色冷得吓人,不过,她也不是那种贪小财占便宜的虚荣女孩子。

这么想着,便能接受了,陶芷毫不犹豫地抓起地上那几大张红钞,捡的时候,微微数了一下,竟有六百之多。

一个保温瓶,只需几十块,所以,还有五百多,必须得还回去。

一路拐着腿,行动不便地坚持来到了母亲所在的住院部三楼。

为了不让母亲看出什么不妥来,担忧她的安危,在进病房前,她事先去了一次该楼层的公共洗手间,简单地整理了一下。

可是当她的身影,一出现在母亲的病房时,还是很窘迫的穿帮了。

“小芷,你怎么了?”正卧躺在病床之上的陶母,本来是懒洋洋的,可是眼尖,看见女儿来了,先是小小的激动了一下,可是下一秒,就细心地发现了女儿不太正常的走姿。

女儿是她的骨肉,她生的,她养大的,日日夜夜都差不多生活在一起,她这个做母亲的,岂会看不出来呢。

“姐,你的手,好像受伤流血了呢。”连弟弟也看出来了。

被当场拆穿,陶芷有几分无奈,她都这么尽力掩饰了,当下被识破也不再躲避了,索性就笑了下,洒脱地答道:“没什么,就是刚才在门口的时候,和一个疯子撞上了,结果害得我当场摔了一跤。”

那人没品没德,的确跟个疯子没两样!

她轻描淡写地描述了当时的情况,生怕家人担心,不敢多说。

“那有没有摔怎样?”陶母一听,就焦急了,上下不断地打量女儿。

陶芷不动声色地从方便袋里,拿出来又重新在医院外面小吃店里买来的清粥,端着递到了母亲的面前,“妈,真的没事,快喝粥吧,要不凉了,不好喝了。弟弟,你回去帮我照看着小店吧。”

陶芷在自家的小胡同附近,开了一家便利店,很小的门面,勉强能算维持日常的生活开销。

“姐姐,你确定,真的没事?”弟弟还是不放心,却也深知姐姐固执的倔脾气,“那我先回了。”

母亲暗自垂泪,这孩子,从小到大,太苦了,什么事都只会一个人闷在心里,心思沉重得让人心疼。她年轻的时候就没了老公,里里外外全靠了这个长女。

幽幽的一声叹息,直直地撞击了陶芷敏感而又脆弱的小心脏,心下一凉,鼻头一酸,差一点就想抱着母亲大哭起来,忍了忍,还是忍了下去,“妈,你真的别担心,我没事,你的病,会好的,还有弟弟,他考上大学了,我一定会尽力筹到学费和生活费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弟弟考上了大学,知道家里的境况不好,没有钱,便产生了辍学的念头,母亲一激动之下,就急得心脏病复发了。

两件事,都赶到了一起,说白了,都是钱惹的祸,都要用钱。

她是好孩子,是陶家的支柱,是长姐,她不能哭,哭,只是弱者无能的表现,她不是弱者,她想要做个强者,勇敢地面对一切迎头而来的困境。

……

急诊室的门口,大门紧闭,艾娜以及管家两人还在急切地等待之中。艾娜是暗塬淅的弟弟暗亦超的未婚妻,出身于名门世家,几乎全市,都在盛传他们日后不久的订婚。

听闻急促的脚步声响起,管家抬起了沉重的头,望向了走廊,熟悉的身影,跃入眼帘,下一秒,管家便像见着了大救星般,激动地上前,不待对方主动盘问,便仔细地汇报起来。

“二少爷是在家里突然就晕倒,然后昏迷不醒,我们被吓死了,叫了救护车,就赶紧给送到医院里急救来了。”

暗塬淅凤眼微眯,不动声色,听完管家的汇报之后,却是将视线冰冷无情地移到了旁边的女子身上,那犀利般锋芒毕露的眼神,像两道无形的利剑,直直射过去。

艾娜心里一惊,仅仅只是被盯着,感觉却连呼吸都变得不顺畅,在这个暗家大少面前,她总是感觉自己明明穿着衣服,却恍然已经被对方给看透了,就连心里藏着掖着的那一点小小的如意算盘,似乎也逃不过这男人锐利的双眼。

这个男人太过深沉,让她情不自禁就产生了无理由的颤粟感,就连周遭的空气,也充满了无形的强大压迫。

“说,怎么回事?是不是你对他做过了什么?”冰冷苍凉的声音,一瞬间,犹如从地狱中传来一般,摄人心魂,夺人魂魄。

他的弟弟一向都身体健壮,活蹦乱跳,精力充沛得很,怎么会发生突然晕倒这么狗血不可能的事情?

这让他不得不怀疑,是不是有什么外力所致?听管家讲,当时就他俩在一起。

这女人,他相当的看不顺眼,贪慕虚荣,矫揉造作,吃不了任何一丁点的苦,没学识,要优雅大方,上不了大台面;要说聪明贤惠,却是个连厨房都懒得下,浑身上下,从外表到内心,完全没有一点是他看得顺眼的。

他不是鸡蛋里面挑骨头,只是,他对自己的要求甚严,连带着审视外人的目光,也就犀利了很多。一般的人,入不了他的法眼,也几乎挑不起他的兴趣。

但是,偏偏他那个单纯,没被世俗所污染的弟弟,莫名地就是喜欢,平时当作心肝宝贝地一般捧在手心放在心里,疼着爱着,他这个做哥哥的,再不喜欢,也只有忍。

因为他弟弟喜欢,这就足够了。

只要是弟弟喜欢的东西,他哪怕不喜欢,也不可能表示任何的反对。父母不健在了,这个亲弟弟,就成了他在这世上,唯一的至亲。

爱他,保护好他,照顾他,就成了暗塬淅义不容辞的义务和责任。

“我……我什么也没做……”现在,回忆起那一幕来,仍旧惊魂未定,她都快被当时的情况,给吓死了。再加上惧怕暗塬淅,所以一句话,说得结结巴巴,吞吞吐吐的。

再过十天,他们就要订婚了,婚讯早已经高调地通过媒体,早已经渲染得全城的人,都知晓了。

眼神再次恶毒地一扫,吓得艾娜连头都不敢抬起来了,暗塬淅却是冷冷地警告:“别说我没提醒你,对暗家,对我弟弟,千万不要让我知道,你玩什么花样,耍什么心机,哼,你该知道我暗塬淅的为人,该知道暗家的实力,就算借你十个胆,你也玩不起,给我老实点!”

急诊室的门开了,从里面走出来的正是这间医院里最权威的教授。

“二少他……”教授欲言又止。

“现在情况怎么样?”看医生这个犹豫的样子,暗塬淅的心一下凉透了几分,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情况不乐观,还请大少做好心理准备,为了确保最后的诊断准确,还需要做一些检查和化验,一周后才有结果。”

“不行,我就给你们一天的时间,晚上之前,必须要知道结果。”他等不了一周,事实上,连一天都等不了,对于那未知的风险,他急于想替弟弟承担,想替他清除一切隐患。

“这……好吧。”教授最终无奈地摇了摇头,虽是为难,可也不敢再拒绝。谁叫暗家的实力摆在那,对医院的各项医疗资助也是有目共睹的。

此时,艾娜的脸色,死灰一片。


作者的话

大神,我想对你说…点击按钮,写出你的观点

合作伙伴:
一起读网言情小说网免费言情磨铁幻想小说悬疑小说站南派三叔官网苏珊米勒中文网新浪原创腾讯文学网易读书搜狐原创小说小说阅读网幻侠小说网凤凰网原创蔡骏的悬疑世界啃卷中文网杏猫网

一起读手机版关于我们奖励计划 联系我们返回首页

Copyright © 2011-2012 17rea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70457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495 | 京ICP备12011335号-1